胡琴匠人堅持手工制樂器17年,每把上百道工序售價數萬元
原標題

胡琴匠人的堅守

 

試音

 

專心制琴

組裝琴架

銼削琴軸

裁剪蟒皮

裝配音窗

檢測琴桿

文/記者賀佳麗圖/記者吳燕軍

中國有句古話叫“慢工出細活”,“手作”一詞給人一種自然、舒適、簡約、質樸、充滿有機能量的感覺。手作是一種最真誠的情懷,專注于每個細節,手作之物的溫度迥異于冰冷的工業化,就像安心享用的一份午餐,值得回味與細品。它耗費時間、人力,凝聚了制作者的創意和靈感,獨一無二,所以愈發顯得珍貴。

在這個快速工業化的時代,有這樣一群人,他們,堅持著手作;他們,背負著信念踽踽獨行;他們,被叫做匠人。他們以一心,盡一事,畢一生。本報推出“潛江匠人”系列報道,向讀者推介潛江民間的手作匠人,靜心去感受手作的溫度和情懷。本期朋友圈,我們走近胡琴制作藝人劉家穗。

一場精彩絕倫的民樂演奏,離不開音色精準的樂器,而一把得心應手的胡琴,離不開匠心獨運的制琴師。在潛江,有這樣一位胡琴制作老師傅,名叫劉家穗,他無師自通、刻苦鉆研制琴技藝,近17年來一直堅持手工制作胡琴。因為胡琴做得好,經過口口相傳,名氣越來越大,越來越多的人慕名上門購買。

4月9日下午,記者來到劉家穗位于園林城區橫堤路海棉小區的家中,一樓的架空層便是制琴工作室。走進工作室,二十平方米的小房間里,老式的木柜里掛著數十把做工精致的胡琴,案臺上放滿了胡琴的半成品和鑿子、起子、量尺和各式銼刀等工具,燈光不是很亮,小小的窗戶透著光,平時劉家穗就坐在這里制琴。為了制作胡琴,劉家穗還專門添置鉆床、電刨、砂輪機等設備,房間里還堆放著制作胡琴的套料、木頭、琴筒、琴皮等器材,空間不大,但各種工具一應俱全,打造成了一個專業的制琴工作室。

幼年結下制琴緣

與祖國同歲的劉家穗,今年已有70歲高齡。做胡琴的手藝,不是祖傳的,他也是半路出家。劉家穗9歲時在兄長的影響下開始接觸胡琴,一下子對樂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不知不覺中摸到門道的劉家穗不僅能自拉自唱,還漸漸學著用簡易的材料制作胡琴。劉家穗參加工作后,二胡就一直被擱置。重新與胡琴結緣,是在劉家穗53歲那年。劉家穗除了工作還經常幫人修理樂器,但他漸漸發現,市場上的一些胡琴并不是真材實料,而且損壞后要去外地修理十分不便。于是,劉家穗決定自己制作胡琴,盡自己的能力為潛江的音樂愛好者提供幫助和服務。

“想做一把精品胡琴,必須把材料選好。”劉家穗介紹,“一把胡琴包括琴頭、琴桿、琴軸、琴筒、琴皮、琴托、琴弓、琴馬、琴弦等,成品的好壞跟木料的質量關系很大。”在劉家穗看來,紫檀木、紅木是制作胡琴的極佳原材料,但印度小葉紫檀和明清舊料老紅木更是上上之品。“用印度小葉紫檀和明清舊料老紅木做的琴,不僅外形精美、音色優美,而且算得上是一件收藏品。一般的二胡只要幾百元一把,用這樣的高端材料做一把琴價值從幾萬元到數十萬元不等。”他一邊說一邊從木柜中拿出一把二胡,琴筒上刻著“劉家穗制”的字樣。“一把胡琴看起來簡單,做起來頗費功夫,前前后后足有上百道工序,耗時一個多月的周期才能完成。這把琴的音色就特別好,價值3萬多元。”由于是手工打造,每做一把好胡琴,他都會在琴筒刻上自己的名字。

要使胡琴拉出優美動聽的聲音,不僅注重材料,制作過程更像是在雕刻一件藝術品,每一個步驟都馬虎不得。說到制作工序,劉家穗說,做一把好琴,好的木材和做工缺一不可。比如琴筒拼合要嚴密,琴桿要做到光滑筆直,琴筒要根據琴桿來搭配。光是一個琴筒就由6-8塊大小、形狀相同的木板相互拼接而成,經過刨料、銼形、膠合、打磨、刻線、鉆孔、拋光、裝配、上蠟等多道工序,最終成形。琴桿木材選好后,按尺寸鋸出毛坯,琴桿的頂端要用膠水拼上琴頭裝飾的木頭或骨片,膠水干后再進行雕刻、銼削。蒙皮是胡琴制作的重要步驟之一,是一道十分精細的工作,要做到薄厚均勻,蒙皮不能松也不能太緊,皮蒙得好與壞,直接影響二胡的音質,中高檔胡琴選用蟒皮。最后再裝上琴弦、千斤、琴弓等,一把胡琴就完成了。“這樣做出來的胡琴,發音厚實、柔美,近似人聲。”劉家穗隨手拿起掛在木架上的二胡即興拉奏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……

潛心制琴研精品

沒有絕對完美的音色,只有更用心的匠人。胡琴會做了,可劉家穗還是會常跑去其他地方取經學藝,力求提高胡琴制作技藝。同時,為了做出質地更好的胡琴,從粗坯制作到精細加工,劉家穗都親自把關,收藏不同的制作材料。

在和全國各地胡琴大師的交流學習中,劉家穗的制作手藝變得越來越好。通過潛心研究,劉家穗手工制作的領域也越來越廣。二胡、京胡、板胡、高胡、中胡、二泉胡等20多種不同檔次和樣式的胡琴制作成了他的“拿手活”。經過多次琢磨、試驗,還得在用材和造型上進行創新,讓胡琴在音質和外觀上更加完美。“做胡琴的人得想著用胡琴的人,將心比心。”劉家穗告訴記者,一把好的胡琴制成后,聲音是否通透、圓潤、洪亮,演奏是否靈敏、順暢,這些都是衡量胡琴好壞的標準。因此,制琴不僅需要考慮美觀工藝,更多的時候還要考慮演奏者演奏起來的“感覺”。

不知不覺中,劉家穗潛心制作胡琴已有近17載。因為精益求精,毫不含糊,劉家穗的胡琴做工精致、質好耐用,音色渾厚圓潤,每把琴都有靈性,獨一無二。一時間,劉家穗“人好琴好”的名聲,在潛江的胡琴愛好者中傳開了。有人找他修琴,有人找他買琴,有人請他制琴。退休后,他免費為樂器愛好者修理樂器近千把,一些樂器愛好者和專業人士也常常慕名前來討教或者購買,制作的樂器不僅在本地及周邊縣市俏銷,還遠銷上海、北京、云南、湖南等地。

傳統技藝盼傳人

胡琴制作技藝被列入潛江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,作為目前我市僅存的手工制作胡琴師,劉家穗對無人繼承手藝的現狀既憂慮又無奈,現在市面上的胡琴大多都產自工廠,是機器生產的。談到傳承問題,劉家穗說,現在年輕人不愿學,由于胡琴的手工制作工藝極其復雜,對藝人的手上功夫要求極高,需要精通木工、鉗工、雕工及音樂、美術等多項技能。在很多人看來,制作工序枯燥乏味,收入也不一定可觀,所以至今都沒招到學徒。但劉家穗坦言,“做胡琴不是為了賺錢,除了熱愛,為潛江及周邊地區的廣大樂器愛好者服務,更是對音樂藝術的尊重和樂器制作技藝的傳承。”

“一弓揮引清風動情感,兩弦發激白云和雅音。”劉家穗的制琴工作室里掛著這樣一副對聯。看到這些自己親手制作的胡琴,劉家穗說,他對這門手藝的堅持,為的是制作出一把好的胡琴時的那份快樂。一把既無狼音、又無雜音、和諧統一、甜美動人的如意二胡,不僅是每個演奏家的追求與摯愛,也是廣大二胡愛好者的夢想和期待。特別是流淌在兩縷琴弦中超凡脫俗的天籟之音,如瓊漿玉液沁人肺腑,令人陶醉。十幾年來,無論時代如何變化和發展,劉家穗始終堅守著手工制琴的傳統,他把大量空閑時間綜合利用了起來,讓自己的愛好與日常生活相得益彰,這樣不但老有所為,還老有所樂。他希望能把制琴手藝傳承下去,因為,他堅信用心制作的不僅是一把琴,更是一種文化,一種傳承。

 
上一篇:潛江各中小學校推行“校長陪餐制” 保障孩子“舌尖”上的安全 下一篇:廣華中學舉行成人禮活動 高三學子走過成人門,走上成才路!
吉林快三和值